位置: 狗万客户端登录 军事 中国空军经典战例:我军导弹首次击落U-2侦察机

中国空军经典战例:我军导弹首次击落U-2侦察机

author:龚重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19-06-20
1962年9月至1967年9月,空军地空导弹部队共击落国民党空军U-2型高空侦察机5架,这是在北京军事博物馆展出的其中4架U-2型飞机残骸图片来源:新华网





首都各大报纸纷纷报道击落U-2飞机的胜利图片来源:新华网





  时间:1962年9月9日     地点:江西地区

  这里回忆的是发生在37年前的一件神秘的重大军事事件。

  一条爆炸性新闻

  1962年9月9日。星期日。初秋的北京,暑气渐消,清风徐来,景色宜人。这天早饭后,我到报社值班室去值班。我8时整到了值班室。从夜间值班员手里接过值班任务后,我像往日值班一样,习惯地将几天来的各省市的报纸拿过来,一份一份地浏览。8时25分,电话叮铃铃地响了起来。我拿起耳机,还未来得及“喂”一声,便听到耳机里传来急促而坚定的声音:“我是作战部值班室。你是空军报社值班室吗?”我回答:“是的,有什么事请讲。”对方的声音:“江西方向刚才打下了一架U―2飞机。刘(亚楼)司令马上要到作战现场。你们马上派一名文字记者和一名摄影记者到西郊机场去上飞机。刘司令已经上了飞机,你们20分钟以内一定要赶到!”我本想向对方表示一定按时到达,但没等我张口,电话已经断了。闻听打下U―2飞机,如雷贯耳,我一下子从座椅蹦了起来,又兴奋又紧张。“20分钟以内一定要赶到西郊机场!”这分明是一道死命令,绝对不容稍有延误。马上就得行动!

  20分钟赶到西郊机场,难度很大。从空军指挥机关驻地乘车到西郊机场,平时这段路行程就需要20分钟左右。现在即使路上时间减少一半,也只剩下10分钟的找人时间。而今天又赶巧是星期天,人们都上街的上街,办事的办事,找人很不容易。根据这极短的时间,我心里盘算:最要紧的事是首先要向汽车队叫好一辆车,并要立即开到办公大楼门前待命;其次是要找到两名记者,尤其要找到摄影记者;文字记者万一找不到,我可以顶替。至于报告报社领导,放在后面再说,万一来不及也就只好“先斩后奏”了。

  按照这个考虑,我立刻抓起电话,向汽车队要好了汽车。接着我又打电话到摄影记者照耀同志住的宿舍楼,刚通就有人接。一位邻居接过电话说照耀同志出去了。我又赶紧接连打电话到营门值班室、军人服务社和理发室等处寻找照耀同志,可都说没有见到他。这可麻烦了!急得我头上立时冒出一阵大汗。这样重要的采访任务如果没有搞到摄影图片该是多么大的损失!尤其这是作战部门下达的紧急任务,如果不能准确完成,报社将难以向空军首长交待。找不到摄影记者,我又打电话找文字记者,同样找不到。这时,我一看手表,还差10分钟飞机就要起飞。不能再找人了,我得马上赶到机场去!

  于是,我抓起工作包,往里面塞了两叠稿纸,提着便往楼下跑。跑到楼下总值班室窗口外面,我对总值班员说:“江西打下了飞机,我马上要到西郊机场乘飞机了,请你告诉报社领导另派人接替我值班。”

  我冲出大门,迅速跨进停在门口的吉普车。“快!快快!”我一边催促司机快开,一边看着手表的指针,真是心急如焚。从空军指挥机关到西郊机场,那时的道路很不好,路窄弯多,加上星期天行人、车辆又比平时多,汽车跑起来很困难。开车的是一位老战士,技术很好,他一路上不停地按着喇叭,将车开得飞快,时有飘飞的感觉。可是我仍嫌跑得不够快,因为眼看“20分钟”快用完了。又是紧张,又是担心,满身大汗,心也嘣嘣地跳着。

  吉普车飞一般地冲进了机场大门,又直朝停机坪开去。我一眼便看到,停机坪上正有一架子爵号专机停在那里,已处于起动状态,发着嗡嗡的响声。机舱的大门敞开着,但除了飞机旁边站着的几位机场负责人和工作人员外,一个乘飞机的人也不见。汽车停下,我下了车,还没等我张口,机场一位负责同志即迎过来说:“你快上!全部到齐了,只等你。飞机马上就要起飞。”我向他们挥手打了个招呼,便径直登上了飞机。还没等我坐下,飞机便开始滑出。这时我看了看手表,8点45分,一分没耽误,准点到达!

  飞机很快滑入跑道,接着便腾空而起。我在靠后面的一个座位上坐下,紧张的情绪渐渐平静了些。环顾一下机舱,我这才发现空军的刘司令员和主管作战的曹里怀副司令员、主管地面部队的成钧副司令员,总参谋部作战部王向荣部长等领导同志都在飞机上,加上机关工作人员,机舱坐得满满的。人们的表情兴奋、凝重。这个庞大的军事阵容显示出这次击落美蒋U―2高空间谍飞机之战的不同寻常。

  “坚决打下U―2!”

  “坚决打下U―2!”这是空军首长和参战部队指战员共同的决心。但要打下U―2飞机又谈何容易!

  U―2飞机是50年代后期至60年代中期,美国最先进的高空侦察机,其特点是:飞得特别高,高度达2.3万千米以上,比最先进的战斗机高出4000米左右;飞行时间特别长,其续航时间8小时以上,一次起飞可以沿我国海岸线连续飞三四个来回;电子设备特别先进,在任何气象条件下它都可以照常拍摄下地面军事目标。世界上没有任何战斗机和高射炮能够打得下它,堪称空中霸王!

  这种高空侦察机是由设计者美国洛克希德飞机公司总设计师凯莱・约翰孙取名的。约翰孙把这种飞机叫做“实利2号”(Utility―2)。美帝国主义把它的空中飞贼命名为“实利”,表明他是要用这种间谍飞机大量窃取他国军事情报,以便在他发动的侵略战争中大捞一把“实利”。这就是U―2飞机名称的来历。

  自第一个U―2间谍飞机中队设立于1956年1月,停驻在美国内华达州的一个空军基地后,即由美国全国航空顾问委员会直接指挥,为了掩人耳目,名之曰“第一临时气象实验中队”。同年5月,美国全国顾问委员会宣布把他的“气象实验”活动扩大到欧洲,派遣U―2飞机入驻在美国和德国领土上的美国空军基地。与此同时,还在土耳其亚达那附近和日本东京附近设置了U―2间谍飞机活动基地。这就是说,从这时起,美国开始利用U―2飞机进行全球性的侦察间谍活动。当时,以日本为基地的U―2飞机共有6架,借口在日本进行“气象实验”,把其飞行的范围扩大,向北深入到鄂霍次克海,向南及于黄海,包括中国大陆沿海。那时,一般人都相信U―2飞机真的是搞“气象实验”,但各国军事首脑和情报机构都无不对其诡秘的行踪备加注视,高度警惕。

  美帝国主义自从1950年霸占我国领土台湾后,一直在派遣其侦察飞机侵入我国大陆沿海一带。为了遏制美蒋的军事挑衅活动,我人民解放军空军防空部队不断加强防空力量,曾于1959年10月7日击落蒋匪帮RB―57D型高空侦察机一架,于1961年8月2日击落蒋匪帮RF―101高空侦察机一架,于同年11月6日击落P―2V夜间侦察机一架。接二连三的空战胜利,有力地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但是敌人并不因此罢休,在台湾方面60年代初期蒋介石叫喊要“反攻大陆”,台湾海峡战云密布的严峻军事斗争形势下,原有几种侦察机均遭失败厄运之后,又投入了最优良的U―2高空侦察飞机。由于U―2飞机飞行高度一般都在2万米以上,故一般的战斗机、高射炮对它都无能为力。前苏联1961年在远东地区所击落的一架U―2侦察机,便是用地空导弹打下来的。为了使防空部队有效地对付U―2飞机,党中央和中央军委在当时国家财政十分紧张,人民生活极度困难的情况下,毅然决定引进并装备了第一支地对空导弹部队――代号543部队。这支特种部队从组建之日起,便“隐姓埋名”,全体干部战士严格限制与外界直接联系。一律穿便装,长年隐蔽在人烟稀少的荒山峡谷,对外的名称是“地质勘探大队”。这支神出鬼没的部队不负党中央、中央军委和全国人民的期望,终于在1962年9月9日这天上午,第一次在江西向塘地区上空,以3发导弹一举击落美制U―2间谍飞机一架。胜利来之不易,人们欢欣鼓舞的心情自不待言。

  我呢?此时正心事重重,更是顾不上兴奋,因为没有找到摄影记者,心里一直在犯愁弄不到照片资料可怎么办。这时,空司科研部的王处长隔座向我打招呼。我把没有找到摄影记者的苦恼告诉了他,请他帮助想想办法。他的回答出乎我的意料。他说:“我带了相机,我可以帮你照。”我一听,高兴地连声说道:“这太好了,太好了。你可真是救了我的驾呀!”

  他说:“不过照相机不太好,可能照片质量不太行。”

  饥不择食,慌不择路。我说:“那不要紧,只要能照出来就行。”

  揭开飞行员不跳伞之谜

  两个多小时的飞行之后,飞机到达了目的地――江西向塘机场。飞机降落后,从低温的机舱里乍下飞机只感到一阵热浪扑面而来。这时的江西还是夏天般的炎热。我想掏出手绢擦一擦脸上的汗水。这才发现,原来我匆忙中除了文件包以外,换洗衣服、毛巾牙刷,甚至连一块手绢都没有带来。一时买不到,只好忍受,别无他法。

  已是中午时分。但首长们下了飞机顾不上吃饭,便直接乘车奔向敌机坠毁地点察看现场。敌机坠毁在一片稻田里,大大小小的残骸散落了好几平方公里的范围。根据残骸的状态,专家们判定,敌机是左机翼和机尾被导弹击中,飞机失去控制而撞地爆炸。在一块有水的稻田里,看到了敌机飞行员坠地时砸出的一个深坑。飞行员已死亡。在南昌一家医院里看到了飞行员的尸体。在离飞行员坠地地点约50米处发现了飞机的座椅,其一半深陷在稻田的泥里。根据这一情况,专家们分析:敌机是在2.2万多米的高空被击中的,假若不是飞机前部被击中或飞行员被直接击中,飞行员是完全有机会跳伞的;但是,这名飞行员并没有能够跳伞。专家们仔细检查座椅后发现,飞机座椅底部根本没有装备用于弹射座椅和飞行员的“炮弹”,因而飞行员无法跳出座舱。座椅下面不装“炮弹”这是十分罕见的。为什么不装备弹射“炮弹”呢?专家们当场向大家作出解释:美国和台湾的军方为了保守U―2侦察机的一切机密,不准飞行员在飞机被击落后还继续存活,以免被俘之后泄露机密。

  U―2飞机飞行员都是经过严格挑选和特殊训练的。台湾蒋介石集团为了替美国搜集我国大陆沿海的军事情报,于1960年下半年专门挑选了一批校级军衔的飞行员派往美国接受U―2飞机驾驶训练,并购进两架U―2飞机,在台湾桃园基地成立第35飞行中队。这个中队名义上直属蒋军空军情报署,实际上作战、训练全由美国人员负责。飞行员的待遇高于一般飞行员一二倍。但人人都必须宣誓效忠“党国”。可是,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党国”对他们竟是如此的残酷、狠毒!

  当天晚上,新华社播发了击落U―2间谍飞机的重要消息。

  就是这样一条短短的深藏奥秘的消息,却像一次原子弹爆炸一样,震动了全国和全世界。我国政府“就美国主使U―2间谍飞机侵犯我国事件向美国政府提出最强烈抗议”。首都各界举行盛大集会庆祝我军击落U―2飞机的重大胜利!周恩来总理和贺龙副总理、陈毅副总理,罗瑞卿、彭真等党和国家领导人都出席了大会。全国各省市都召开了群众大会。与此同时,世界许多国家的政府和社会舆论都以各种方式揭露和谴责美国肯尼迪政府的战争政策。

  但在当时和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人们并不知道我军已有了地对空导弹部队,更不知道这架U―2飞机是被我军的导弹部队击落的。(林毅)(素材由空军政治部宣传部提供,新华军事整理)